贰元涂

[铠花]你的名字①

/沿用游戏背景/
/嫖了部分原台词/
/喜欢官方初见所以重温/
/半原创/
/中二文笔/
/圈地自萌/

夕阳的余晖裹挟着大漠的残温,燥热的嚣风席卷了远方的黄沙。

旌旗的碎片掩埋在尸骨之下,暗沉的鲜血早已划分成无数没有尽头的细流。

成山般堆叠的魔物尸体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意,狰狞的面孔仿佛停留在了死前那一瞬的惊恐与绝望。

绯红长发的巡守者面无表情地踏入这血色战场的中心,战甲在步履间碰撞,发出沉重的锵鸣。

在这死寂的墓场里,一声轻微的喘息吸引了警惕的巡守者。

花木兰眼锋一凛,握紧手中滴血的重剑,锋利的剑刃随着她的前行,在地上划出一条扭曲的裂痕。

绯红之光似漩涡般跳动,幽蓝魔铠如破碎的烈焰在风中消散。

剑刃以毫厘之差悬停在细微的呼吸之上,男人苍白的脸密布着鲜血淋漓的伤痕。

花木兰的视线下移,触及男人手中紧握的剑,眉峰一挑,剑刃贴着男人脸侧用力插入地下。

劲道的剑风霎时划破男人的右耳,血意沁出,一双蓝色的眼猛地睁开,凝聚在瞳仁深处的狠厉杀意尚未化开,却又在映出一抹绯红身影的瞬间变得茫然怔愣。

女人半跪着垂眼看他,脏污的战甲还未褪去杀戮的凶意,她一手握着重剑的剑柄,一手随意地抹去嘴角残留的血渍。

*“从哪里来?”

*“忘记了。”

*“名字呢?”

*“忘……”

*“铠。”

花木兰利落地打断他,站起身,十分干脆地收起重剑,双手环抱,饶有兴致地打量他。

凝结血污的银发散在脑后,男人淡蓝的眼珠毫不掩饰地注视她。

一个连通用语都说得磕巴的异乡人,却拥有强大而诡异的力量……

*“就叫你铠吧。快起来,别装死。”

铠……

空白的记忆只有不断厮杀的残影,闭眼之前,填满内心的是冷漠与绝望,在往东的征途之中,与麻木的躯体相伴的是渴求杀戮的邪恶,他曾以为那一刻挥出的剑,将是最后祭予魔道的锋芒,睁眼之后,视野里却出现了灼烧灵魂的颜色。

一张残破的白纸,就这样被人用漫不经心的口吻书写下名属羁绊的约定,过往是模糊的曾经,无尽的痛苦还萦绕在每一刻呼吸间,新的回忆却悄然诞生。

我是伤人的剑,你却唤我守护之铠。

男人脸上出现了一抹苦笑,那样的笑意却在这噩梦般血腥的战场里被衬得干净而纯粹。

眼中微不可察的湿意被风沙带走,女人潇洒的背影化作此后最深刻的记忆。

*“你很强,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。留下来吧。也许会后悔。反正你什么都忘了,后悔也无所谓吧。”

*好像……邂逅了重要的人。

伤痕累累的手指抚上剑身的血迹,恍如绝境之花盛开在男人的指尖。

他曾无数次望着沙漠之中的瓣鳞花,一步一步走向未知的命运。

而这一次,他决定踏往活下去的方向。

不远的地方,就是无尽的长城。

那里,或许会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评论(2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