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元涂

[ 策约]日行百里②

/时间线私设/
/狼崽子打架/
/肯定是occ/
/双兰小彩蛋/

2.

长城的风从不会对它的访客温柔。

只是这个夜里,或许是因为唯一的女性在,百里守约难得的感受到了些许夜风的惬意,没有风沙和血腥。

“你小子,不睡觉跑过来,是在质疑姐的实力?”

篝火旁的花木兰盘着腿,抱着剑,一脸冷漠。

百里守约很清楚自家队长口嫌体正的属性,体贴地没有揭穿她别扭的小关心。

“队长,你今天不是捡了个人回来吗?”

适当地转移话题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回答。

“那是!一个蛮不得了的人!虽然比起姐还是差了点!”

花木兰拍拍胸口,得意的小表情暴露在上扬的眉梢。

百里守约点点头,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。

“队长,你的伤还是应该处理一下,女孩子,脸上留疤不太好。”

花木兰皱眉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痕,一副颇为郁闷的样子。

“真丢人……”

百里守约无奈地轻叹,留下自己的披风给她,背好枪,打了声招呼,便开始巡逻。

夜里视野不好,但胜在安静。

百里守约早已习惯隐蔽暗处,敏锐的耳力有时甚至能超过目力的精准。

对于常人而言,长时间的静谧会麻木一个人的感官。

可他不会。

所以,当一声极轻微的锁链声响起时,他毫不犹豫地叩响了扳机。

一声闷哼,猎物开始移动。

轻笑一声,再次装填上子弹。

他所做的,从来都是个合格的猎人。

*“是你自己闯进来的。”

一个合格的狙击手,往往拥有极为可怕的耐心。

猎物一旦进入死亡距离,再想逃,就得看他的心情了。

闭上眼,感知风的运动。

这只猎物的速度极快,狙击手的预判在此时并不占上风。

突然,身侧的呼吸一重,百里守约迅速翻身一跳,同时子弹脱膛。

受伤的刺客吗……

百里守约握紧枪,兽耳警惕地抖动,捕捉任何一丝细微的动静。

朦胧夜色里,刺客模糊的身影拖着两根锁链,一步一步靠近,金属不停碰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对方忽的掷出锁链勾住枪身,百里守约用力一扯,锁链突然脱手,镰钩向他袭来。

百里守约警觉一闪,脖子却猛地被背后另一根锁链死死缠绕住。

“我师父说过,把后背留给一个刺客是大忌。”

来人用力扯紧锁链,贴着他的耳边低声戏谑道。

话音未落,百里守约猛地侧头,嘴里咬着的一把短刀狠狠甩向刺客。

刺客向后一跳的刹那,百里守约以极快的速度挣脱锁链,又顺势击飞他手里的武器。

瞬息之间,两人便展开了近身格斗。

小刺客到底少了些经验,给百里守约狠揍一拳捶到地上后,便被钳制住了。

百里守约扯起刺客脖子上的套环,迫使他仰头,声音依旧平静。

“你师父有没有教过你,狙击手会的,不只是枪。”

“不如你来教我,哥哥?”

刺客啐出一口血水,莫名其妙地大笑了起来,胸口剧烈起伏,呛得喉咙微微沙哑 。

——哥哥,一个遥远得恍如幻觉的称呼。

百里守约浑身一僵,再次开口时,褪去平静的声音变得压抑而颤抖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玄策。”

刺客抱住他的脖子,贴在他耳边轻喃重复。

“我是玄策。”

方才绷紧的肌肉猛地一松,手不由自主放开,仿佛浑身被瞬间抽去了意志和力气,只余一个不知所措的空壳。

睁大的眼睛无论如何也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。
是夜太黑了,还是他仍在做梦?

百里玄策趁机翻身压制,将百里守约禁锢身下,不知何时回到他手中的镰钩毫厘不差地抵在身下之人的喉咙处,一道血痕从皮肤处破开。

“蠢哥哥。”

百里玄策舔了舔指甲上的血渍,愉悦地笑了起来。

倒地的百里守约没有说话,仍是沉默地看着他。

雾霭散去,冷月探头。

压在自己身上的人,有着一头暗红的发,像是燃烧的火焰。

象征魔种血脉的兽耳高高竖起,身后的尾巴不自觉地摆动。

还有,梦里无数次出现过的赤红的瞳,明明是炙热的颜色,他却感受到了冰冷。

一如玄策此时的笑意,仿佛暗含了嘲讽与不屑,又似某种更为晦暗不明的东西。

百里守约忽然间觉得心脏一抽,痉挛似的疼。

他想,自己应该要哭的,可大概是梦里哭过了,此刻的脸只想努力地扯出笑容。

“很高兴又能见到你,玄策。”

忘记了架在脖子上的武器,他如释重负般迎着刀锋紧紧抱住玄策,感受到彼此都不平静的心跳。

玄策下意识地撤回弯镰,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,又死死咬紧下唇,锋利的指甲用力攒在手心,肉体的痛意抵消了些许不甘与懊恼。

“骗子。”

模糊的低喃含着不为人知的恨意,却又不欲让人听清。

“我很想你。”

百里守约将头轻轻靠在玄策肩上,放低的声音温柔至极,环紧他腰间的手却触到一片濡湿。

他抬起头,看见手指尖滴落的鲜血,以及玄策面无血色的脸。

“我也……想你。”

百里玄策垂眼,睫毛的阴影给眼窝铺上一层暗色,眼下的黑色纹身像是诅咒的印记。

他身子忽的一晃,失去知觉地昏倒在守约的怀里,紧闭的双眼仿佛睡去。

“玄策!”

百里守约眉头紧蹙,兀的想起自己开的那一枪,心下万分后悔自责。

“为何总是守护不了你……”

将脸轻轻贴在玄策的额头,凉意透过皮肤钻进心底。

百里守约将他横抱而起,几个跳跃,快速向苏烈的房间奔去。

……

远远路过队长燃起的篝火时,百里守约少见的发现大姐头居然抱着剑睡着了,尽管她腰杆挺得笔直。

本想提醒她一声,忽然又想到她今天的确消耗太多精力,能睡着也算是一种福气,便不愿惊醒她此刻的小憩。

视线不经意地移到花木兰的脚边,自己的披风被随意扔在地上,而她肩上则披了件紫色的外衣。

原来队长带了衣服的……

着急于玄策的状况,他也无暇多想,抱着人便匆匆离去。

当然,也就不曾注意到花木兰头上三个一闪一闪的感叹号。

兰·计划通·陵·心机·王:徒弟,果然没白养:  )

评论(5)

热度(1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