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元涂

[双兰]今天也有很努力地收保护费①

/老梗黑道皮/
/肯定是occ/
/轻松向/
/主双兰/

1.

“大姐头,我们去收保护费吧!”

百里玄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笑眯眯地说道。

花木兰瞥了他一眼,啪咔一声咬断嘴里的巧克力棒,腮帮子一鼓一鼓。

“又偷你哥的眼镜,小心今晚没饭吃。”

百里玄策不以为然地摆摆手,从花木兰手里抢走一根巧克力棒放在嘴里磨牙。

“有亲哥的好处是,他生气,你们饿着,我有小灶。”

花木兰眯了眯眼,一把揪住玄策翘起的兽耳。

“是,你饿不着,上周天天啃大头菜啃得还开心吗?”

百里玄策疼得呲了呲牙,没好气地捂住耳朵,语气委屈巴巴。

“铠哥说,都是大姐头不去收保护费,弄得帮里都没钱买肉。”

“他自个儿怎么不去?”

花木兰冷哼一声。

“铠哥说他虚,没肉吃饿的。”

百里玄策小声嘀咕。

“我看,他是皮痒欠揍的。”

花木兰捏紧拳头,嘎吱嘎吱的骨头声令玄策头皮一麻。

“我哥也说,没肉他做饭都没激♂情了。”

百里玄策顶着花木兰冷冷的注视,硬着头皮道。

“这句话我会一个符号不落地如实转告守约,你这小崽子就等着下个月也天天啃大头菜吧!”

百里玄策:Σ(っ °Д °;)っ苏烈大叔你这个大屁眼子!!!

2.

花木兰独自走在小巷,有一下没一下地挥着手里的棒球棒。

其实吧,她也觉得该去收收保护费了。

帮派的财政大权都握在守约手里,最近她的零食资金明显缩水,她还以为是玄策这个调皮的小狼崽子在守约耳边吹了什么妖风。

“啊啊啊,当个大姐头好累啊,这种事难道不该是底下那些小喽啰去做的吗?我不该坐在真皮沙发上喝着红酒指点江山吗?”

强行“勒索”完一个跑到她地盘闹事的小混混,花木兰郁闷地打了个哈欠,一个懒腰还没伸完,鼻尖却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血腥气。

活动了几下筋骨,花木兰将棒球棒架在肩上,抿嘴一笑。

“……啧,又可以收钱了。”

3.

乌漆抹黑的墙角根儿一滩暗红的血渍。

一个血淋淋的男人靠着墙,像是晕死了过去。

“似乎没见过啊……”

花木兰有些嫌弃地捏着衣袖胡乱抹了几把男人的脸,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发现完全不认识这人。

“我不过就想提前过过退休生活,怎么一个个地全敢来我的地盘撒野。”

花木兰皱眉,脸色愈发难看。

男人长发散乱,沾了血的苍白皮肤显出诡异的红,双眼紧闭,睫毛长得勾人。

“不管了,就算是死人也得留下过路财。”

说着,手就向人衣服里伸去。

结果她把人全身摸了个遍,除了搜出个包装精美的蝴蝶结小盒子,啥都没有。

花木兰嘴角抽搐地从盒子里拿出根价值不菲的镶钻吊坠儿,上面赫然就是隔壁死对头兰陵王带着面罩的小人像。

此时,男人突然吐出口血水,嘴里胡乱呢喃道:“……兰……”

兰,兰陵王的小迷弟!!

花木兰面容僵硬地撩起男人的一缕头发。

还染了同款基佬紫?!

花木兰突然觉得有些悲伤,为什么她就没有这种疯狂的小粉丝,想想家里那几个“大爷”,胃里突然一阵疼。

“这可是你自寻死路。”

花木兰握紧棒球棒准备招呼到男人头上去,男人却突然睁开了眼。

场面一度有些尴尬。

男人抬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她,盯得花木兰心里直发毛。

花木兰咳了咳,放下棒球棒:“我说,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?”

男人摇摇头。

“不知道还敢来?你是高长恭的人?”

接着摇头。

“你不是?那这是啥?”

花木兰提溜起吊坠儿。

继续摇头。

“跟我装?”

花木兰冷笑一声,手里的棒球棒威胁似的戳了戳男人的胸膛。

“社会你花姐听说过没?”

男人淡淡开口:“我头疼。”

“想碰瓷儿?我戳的是你的胸,头怎么疼?”

“想不起来。”

“哟呵,失忆梗?”

花木兰一脸怀疑地凑近男人。

男人垂眼看她,脸上平静,眼里倒是有几分茫然。

“那你有钱吗?”

花木兰继续凑近,眯眼道。

男人眨了眨眼,拿出一张金光闪闪的卡。

“这个算吗?”

“你从哪里掏出了来的啊喂!我刚刚怎么没找到!”

花木兰瞪大了眼,一把夺走卡,夹在手里仔细看了看。

“无限金卡……”

她把卡攒在手里,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。

“喂,有这种卡的人不可能是什么小喽啰,说!你是谁!”

男人也不还手,任由她拉扯,只是眉头微蹙,声音虚弱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花木兰上下打量他一番,突然又觉得有些悲伤,为什么她就没有这种有钱的小粉丝,想起家里几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伙,胃不禁疼得更厉害起来。

两人沉默对视半晌。

花木兰轻叹一声,松开他的衣服,蹲着递给他一张餐巾纸。

“喂,你这卡有没有密码?”

男人愣愣地接过餐巾纸,盯了一会儿摇摇头。
“不知道。”

“笨蛋,堵堵脑门的血啊!”

花木兰白了他一眼,白瞎这张漂亮脸蛋,脑子这么不好使,忽的庆幸自家小弟好歹智商正常。

男人后知后觉地将纸按在额头,一副不哭不闹不知道疼的模样。

花木兰不知怎的心一软,暗自打算着先把人拐回去拿到钱再说。

于是,她清了清喉咙。

“那啥,你要是什么都想不起来,不如来当我小弟,大姐头罩你。”

“……大姐头是什么?”

“就是我!”

花木兰拍拍胸口,扬了扬拳头。

“快点叫,不然姐揍你。”

“大……姐头。”

“嗯,乖。”

花木兰:(⸝⸝⸝ᵒ̴̶̷ ⌑ ᵒ̴̶̷⸝⸝⸝)终于,找回了一点做老大的自信呢!

评论(2)

热度(1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