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元涂

[双兰]今天也有很努力地收保护费②

/老梗黑道皮/
/假的修罗场/
/occ轻松向/

4.

“师……!!!”

花木兰领着那人进来时,窝在沙发上没个正形的百里玄策腾的一下蹦了起来,一脸惊恐的表情仿佛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。

“嗯?”

花木兰半眯着眼,锐利的目光投向玄策。

一下子僵在原地的百里玄策看了一眼微微蹙眉的花木兰,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男人,紧张得磕磕巴巴道:“师……世,世间竟有如此帅气之人,哥哥!我好嫉妒啊!”

话落,他猛地扑进一旁百里守约的怀里,脑袋不停往人怀里拱,企图努力掩藏自己绷不住的震惊脸。

花木兰咬牙,看在守约一脸无奈的份儿上,忍住内心揍人的冲动。

刚刚还夸你智商正常,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。

“木兰姐,这位是?”

百里守约揉揉玄策的脑袋,浅笑着看向花木兰身边的男人。

“我捡的小弟。”

“该不会也失忆了吧。”

不知何时出现的铠从冰箱门后探出个头,手里拿着盒酸奶,同样一脸面无表情。

“你有什么资格吐槽!还我酸奶!”

花木兰愤愤地去抢酸奶,铠倚着冰箱懒洋洋地举起拿酸奶的手,让她扑了个空。

“我说中了。”

铠垂眼看了看她,又看了一眼紫发男人,吸管猛地插进酸奶盒,正欲放在嘴里,视线里突然伸出一只苍白的手一把夺过酸奶。

他愣愣地抬头,就见某个浑身滴血的男人把酸奶递给了花木兰。

花木兰也惊了,她第一次深切感受到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是个耿直的动词,而不是光出现在电视剧里的装x台词。

“喂,你……”

铠皱眉,略微不爽地开口,谁知那人看也不看他一眼。

就在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的时候,刚刚洗完澡围着条浴巾就出来的苏烈一脸茫然地看着众人。

“我说,开会怎么不叫我一声啊。”

话刚说完,花木兰只觉得突然眼前一黑。

“你捂我眼睛干嘛!”

她掰了掰那人凉凉的手,居然没掰动。

身后的人十分平静地说:“辣眼睛。”

“臭小子,怎么说话呢!”

苏烈无辜地看了看自己健硕的八块腹肌,线条优美的肱二头肌。

花木兰挣开他的手,无奈地抽了抽嘴角。

“小木兰,你把兰陵王带回来干什么?”

苏烈打了个哈欠,挤开沉默的铠,打开冰箱翻找自己的存货,仿佛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花木兰捧腹大笑,擦干眼角的泪花,指了指身后的人。

“这货,高长恭?高仿品还差不多!”

谁都知道兰陵王这人平素神出鬼没,像个小媳妇儿似的,整日带个面罩生怕被人看了脸。

故而知晓他模样的人屈指可数,但毕竟也是多年交手的死对头,兰陵王是个什么脾性的人,她还是略知一二。

后面这个迷之gay里gay气的男人若真是高长恭,那把他当这么多年宿敌的她岂不是得怄死?

谁会把自己的Q版吊坠放在一个打蝴蝶结的小盒子里随身携带啊?!

还镶粉钻!

这也太骚气了吧!

而且这略呆蠢的模样,她都难以怀疑这货是间谍之类的高级生物。

算了,为这几张嗷嗷待哺的嘴,说什么也得收服后面这个提款机。

花木兰转身,拍了拍男人的肩膀,语重心长道:“以后你就叫小高,我的三号小弟!”

“噗嗤。”

众人纷纷转头,看向故作面瘫的铠。

“笑什么你!”

花木兰斜睨了他一眼。

“那啥。”

铠忽的笑了笑。

“老大英明。”



铠:(*`▽´*)随便捡的人,名字也起的随便

兰陵王:( '-' )ノ)`-' )什么辣鸡地方

百里玄策:(つД`)吓死宝宝了

评论(4)

热度(1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