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元涂

[双兰]今天也有很努力地收保护费⑤

/老梗黑道皮/
/兰陵王番外接上/
/occ中二崩坏向/

5.

他喜欢这样的关系,仇恨中夹杂着暧昧。

诗人说,这叫宿命。

他欣然接受。

他的保险柜里仍收藏着她每次开枪射中他的子弹,有一颗曾逼近心脏。

她的下巴处也残留着他的刀锋划破皮肤的伤痕,浅色的末端与大动脉只有毫厘之差。

不知是他的故意,还是她的故意。

她还是唯一一个敢对他持有好奇心,并付诸行动的人。

她企图摘下他的面具。

那是他的武装,不允许任何人侵略。

所谓奇怪的宿命,就是他们既能在白天互相厮杀,又能偶尔在晚上坐在天台边一起喝酒。

花木兰准备了一箱烈酒、一根棒球棒,试图灌醉并敲晕他。

一个【缜密】的计划,只是他不上当。

可不上当,不代表不生气。

奇怪至极的恼羞成怒,她终于踩到了他不堪一击的可笑底线。

他将她绑在天台边缘的铁丝网上,扯掉领带蒙住她的双眼,取下面罩随手扔在一旁。

“你想看?”

刻意压低的声音微哑,指尖夹着猩红的火星忽明忽灭。

“看你大爷。”

她咬牙切齿的声音是如此清晰。

鞋底碾碎火星,烟味弥散。

他压住不安分的她,低头启唇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。

香烟与酒在唾液与喘息中翻滚,喉舌的柔软与牙齿碰撞,暧昧的热意在大胆的吮吸舔舐间交换。

他在掠夺她的呼吸,她在侵略他的意志。

直到口腔盈满铁锈的腥味,一阵疼痛袭来,他才松开她。

手指抚上下唇带血的牙印,他看了一眼面色潮红、双唇红肿的她,瞳孔微缩,怪异的感觉猛地从脊椎袭上头皮。

他平生第一次,狼狈地落荒而逃了。

在夜风中疾跑,各种潜行技巧通通使了出来,只为求更快的速度。

而抛在身后的是他的宿命,以及一颗丢盔弃甲的心。

他想,他真的疯了。

6.

花木兰不见了。

这么说并不准确,毕竟资源她照样争,地盘她照样抢,只是自那晚后,他再也没有见过她。

她在躲他,又或者说他在躲她。

一天、一周、一个月、一年。

他的宿命快要消失了,他却不知所措。

捡来的熊孩子说,时间会解决一切。

他说,你要是骗我,我就把你送给别人当宠物。

后来果然被骗了。

他在自我折磨中愈发思念,她却逐渐忘了他的存在。

她的身边有了其他人,她的注意力一点点被分散,他变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于是他把熊孩子偷偷送给她,她只当捡了个小弟,还高兴地庆祝熊孩子兄弟团圆。

他呢?不存在的。

熊孩子自告奋勇地说,我去当卧底,保证完成任务。

他说……

其实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暗搓搓地期待着什么。

熊孩子传来消息——大姐头最近捡的那个人很是嚣张,不仅抢他的肉,还抢大姐头的零食。

内心升起莫名的危机感。

他严肃地说,等我揍他。

熊孩子又传来消息——女孩子收到礼物会很开心,大姐头抢到东西会很开心,想要引起她的注意,就送她八心八钻的个人形象吊坠——xx网推荐。

他很是怀疑,但也没有办法,将信将疑地定制好礼物,他拿着粉红色的小盒子,一脸迷茫。

熊孩子又双叒传来消息——他想吃肉,于是撺掇大姐头去收保护费了。

他的第一反应是想揍熊孩子,第二反应是,他的机会来了。

找来一群手下,下达狠揍自己的命令。

在一群人战战兢兢的目光中,他以沉默应对尴尬。

拖着一身血迹,无视下属僵硬畏惧的注视,放出诱饵,他找到一个离她不远的小巷,靠着墙角闭上双眼。

取下脸上的面罩狠狠一扔,心里满是自嘲。

到头来,第一个认输竟然是他。

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还矫情个屁。

女人的脚步声愈发靠近,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。

一阵粗鲁地擦脸结束,女人熟悉的声音无情地传来。

“似乎没见过啊……”

内心的小期待瞬间破碎成渣。

果然,还是没有认出来。

与其说没认出来,不说已经忘了吧。

这样苍凉地想着,一只手却突然开始对他上下其手。

紧张地暗自握拳,怀中突然一空。

礼物被拿走了。

他悄咪咪掀起一条眼缝儿,收获她满脸嫌弃。

熊孩子果然是个小骗子。

这样冷漠地想着,他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。

看着那根熟悉的棒球棒,他竟生出几分感慨。

果然,这就是宿命。

后面的发展,无数次践行着这句话。

他终于成为了被“公主殿下”驱使的仆从。

不过这次,是心甘情愿的。

“大……姐头。”

其实呢,我还是想叫你的名字。

木兰

评论(9)

热度(99)